Menu

如果被关进精神病院你如何证明自己不是神经病

0 Comments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acheterpropeciasansordonnance.com/,弗里曼

1976年,《飞越疯人院》是一部反映美国现状的警醒性作品,具有很强的阶级观念,在第48届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男、女导演、最佳导演和最佳改编剧本中获得5项大奖。这部以精神病院为主要场景的电影,反映了当时社会对人性的压抑和人们对自由的渴望。

《飞越精神病院》改编自美国作家肯·凯西的同名小说。它讲述了主人公迈克的故事,他被送到精神病院,为了逃避监狱里的强制劳动,假装精神失常。由于无法忍受疯人院的昏睡,波希米亚麦克开始挑战医院系统,并与其他精神病患者一起计划“飞越疯人院”。

他平等地看待身边的“精神病人”,把自由的意识带入他们的生活。但以康复手术的名义,精神病院给迈克做了电击治疗——前额叶切除术,这使他失去了“自由意志”,成为了真正的“精神病人”。

大脑的每个半球分为四个叶,其中额叶最大,约占体积的三分之一。移除后,人们将失去许多功能,包括大部分人格。几乎是一具行尸走肉。唯一和正常人一样的是他们可以呼吸。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项行动,现在看来是极其不人道的,它的创始人安东尼奥·伊加斯·莫尼兹在1949年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奖。在20世纪20年代到50年代,在美国大约有4万到5万人进行此类手术,以治疗不服从管理的精神障碍患者。

然而,这只是噩梦的开始。在莫尼兹公布结果后,他得到了大量的支持者,其中最痛苦的不是沃尔特·杰克逊·弗里曼二世。弗里曼一直在研究精神疾病的治疗方法。莫尼兹发表研究成果后,弗里曼非常赞同并进一步推广了冰锥疗法的升级版本。

所谓的冰锥疗法是用锤子从患者眼球上方将一根筷子粗的钢针钻入大脑,然后徒手搅拌钢针,破坏患者的前额叶。这种操作不仅简单快捷,而且不需要严格的操作标准。用电击代替药物麻醉,手术迅速完成。在某些情况下,无需手术室即可进行手术。

为了促进冰锥疗法,弗里曼走访了全国各地的精神病院,培训了当地的工作人员进行和传播手术,并最大程度地促进了这一恶行。

最严重的情况当然是属于美国的。弗里曼和其他人主张“精神疾病应该被扼杀在摇篮里”。成千上万的人在没有经过仔细检查的情况下被拉去执行手术,甚至对暴力犯罪分子、政治犯和同性恋者使用手术。

据统计,仅1939年至1951年,美国就有1.8万多人接受了这类手术,世界各地有数万人遭受了这类手术。随着全球外科手术的滥用,越来越多的人在手术后有可怕的后遗症,表现出痴呆、智力迟钝等症状。有些人变成了死尸,甚至许多死亡案例。

《飞越疯人院》出版后,美国和欧洲发起了一系列针对滥用电击治疗和精神病人虐待的运动。只有通过限制精神病院权力的法律规定,精神病人的生活条件才有了很大的改善。

今天,精神疾病的治疗仍然缓慢,很难对一个人是否患有精神疾病有一个明确的定义。到目前为止,你有没有想过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有一天你被送进精神病院,你怎么能证明你根本没有生病?否认疾病是精神疾病的典型症状之一,入院治疗是必要的。

当我们陷入这种困境时,20世纪70年代著名心理学教授罗森哈恩将其付诸实践。

1972年,当美国和越南打得很激烈时,许多人利用精神疾病作为逃避征兵的借口。

Rosenhann拥有心理学和法学双学位,他对如何伪装成精神病人很好奇。

在设计实验后,他与一位心理学家、一名研究生、一位儿科医生、一位精神病医生、一位画家和一位家庭主妇组成了一个由八位成员组成的心理学家联盟。

为了不犯错误,他们接受了一系列的培训。例如:连续五天不洗澡、不刮胡子、不刷牙;如何把药片藏在舌下,等待护士离开,然后吐出来冲出厕所;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些假病人除了自己的名字和职业外,都是虚构的,他们必须回答医学界所有的问题。小心。他们唯一的症状是由罗森汉设定的:“有人一直在我的耳朵里制造‘砰,砰,砰’,没有其他症状可以被假装。他故意抱怨这种无足轻重的声音,因为当时的精神病文献中并没有把这种听觉幻觉当作一个例子。

经过长时间的培训,罗森汉和其他7名假冒病人按计划到各大医院的精神科进行了登记。实验出人意料地进展顺利。8名患者均诊断为精神疾病,其中精神分裂症7名,躁狂抑郁1名。

然而,令人惊讶的是,即使在入院后,这些伪患者说他们不再有“砰,砰,砰”的幻觉,但他们仍然接受了各种精神治疗。平均住院19天,最长52天,最短一周。

在此期间,没有医护人员发现他们处于正常的精神状态。相比之下,一些患者可以更准确地认出他们是正常人。当时,一个病人对罗森汉说:“你没有病。如果你不是记者或教授,你就专门来医院看病。”

在最后一个假病人被“治愈”并出院后,罗森汉还写了“精神病室的正常人”,1973年发表在著名的学术期刊《科学》上。

这篇文章就像一枚炸弹,震惊了整个精神卫生界,无情地嘲弄了当时的精神系统。当时,罗森汉的论文主要提出了两个关键论点:一是精神疾病的诊断非常不可靠,即使是正常人和精神病患者也无法区分;二是揭示了患者标签在精神疾病治疗中的危害。例如,在医院,Rosenhann只是定期做笔记,医务人员称之为“书写行为”,这是精神分裂症的一个偏执特征。正如精神病院的病人说他们没有生病一样,医生也把“否认疾病”视为疾病的特征。

罗森汉的论文一发表,就被全美国乃至全世界的精神病医生驳斥了。其中,专攻精神分析的精神病学家斯皮策立即写了两篇论文来反驳罗森汉的实验研究。

他指出,Rosenhann的实验不合格,有明显的逻辑漏洞:“如果我先喝一升血,然后挂上急诊室,一到医院就吐出很多血,医务人员的反应是可以想象的。对于他们来说,诊断和治疗胃肠道溃疡是不可信的,我将以此作为一种方式来得出结论,即医学无法确认患者是否患有胃肠道溃疡。”

从那时起,一家医院写信给罗森汉:如果你在接下来的三个月内再次送假病人,我们肯定会把所有的假病人都带走。Rosenhann肯定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坚决战斗,并表示将有一些病人送往医院。这几乎是罗森汉最初实验的反向操作。如果医务人员能诊断出哪些病人有负重,罗森豪恩就会输。

三个月后,医院自信地告诉罗森汉,他们发现了41名假病人。但事实是,罗森汉没有送假病人。到目前为止,Rosenhann无疑在当时失去了精神病学的容貌。

尽管罗森汉的实验有许多矛盾,但它无疑促进了精神病学的发展。正是因为人们看到了精神病学家与病人之间的权力不平等,精神病治疗的标记和非人格化等,使得精神病的治疗和定位变得越来越人性化。

飞越精神病院实际上是反精神病运动的一部分。他无情地以文学、电影和电视的方式攻击非理性制度。在电影的结尾,迈克墨菲最好的朋友,弗里曼医生酋长,不能忍受失去自由意志而变成一具行尸走肉。相反,他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毅然打破窗户,奔向黎明。其他人没有跟随他,但通过他们的欢呼,我们知道自由意志已经渗透到他们每个人的心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